省考上岸 >>> 热点素材积累
公考笔试


创新基层治理


相关热点事件汇总

1.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福建“晋安模式”引关注

近年来,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机制,建成全国首家两岸社工创新中心、福建省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基地,全面建成乡镇(街道)社工站,引培了“信任社工”“福悦社工”等服务社会基层的各类社会组织,有力推动了社区治理的精细化和专业化水平提升。

        

2.云南通海:深化党建引领 打通基层治理“最后一公里”

近年来,云南省玉溪市通海县坚持把加强党建引领作为提升基层治理水平的根本途径,着重把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转化为基层治理优势,推动基层党建与基层治理“联建双推”,使基层党组织建设与基层治理有机衔接、良性互动,全力构建区域统筹、条块协同、上下联动、共建共享的党建引领基层治理新格局。

       

3.柳州市着力破解城市基层治理难题:“赋权减负增效”让街道“看得见管得了”

近年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积极探索街道体制机制改革试点,按照精减、高效、便民的原则,以“赋权减负增效”为抓手,集中精力抓党建、抓治理、抓服务,通过指导各城区制订出台街道管理体制改革方案,推进街道统筹协调能力,通过制定职责清单、政府购买服务等措施,让街道有人、有心、有力办事,切实打通党建引领城市基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


热点话题分析

1.基层治理的特性分析

(1)基层治理具有政治性。从宏观层面上说,基层治理事关党的执政根基,确保基层治理坚持党的主张、贯彻党的决定,既能够确保基层和谐稳定发展,又可以有效贯彻落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实现基层长治久安。从微观层面说,始终将以人为本贯穿于基层工作的全过程,将民主协商纳入基层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纳入地方政绩考核指标体系,才能有效建立健全城乡基层治理体系,提升基层社会治理能力,确保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居民。

(2)基层治理具有群众性。基层治理主体众多,而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是主体力量壮大的基础,从治理主体上来说具有群众性;基层是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第一线,利益诉求和矛盾问题基本都源于人民群众,从治理对象上来说具有群众性;基层治理要把握群众的事情由群众自己做主的原则,为此,在基层治理过程中常通过基层自治来解决实际问题,从治理手段上来说具有群众性;解决基层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能让基层群众共享社会治理成果,获得安全感、幸福感,从治理成效上来说具有群众性。

(3)基层治理具有主动性。在基层治理过程中,要充分发挥基层主动创新优势,进一步加大给基层放权赋能的力度,以探索实践和改革创新为导向,加快推进基层治理由粗放式、被动式向精细化、参与式转型,形成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发展的燎原之势,这体现了基层治理创新探索的主动性。此外,基层事务事关基层民众,基层事务的解决依靠基层政府、基层民众以及各类社会组织等。当前,基层治理常有这些主体主动参与,使得基层治理效能更显著,这体现了基层治理主体参与的主动性。

      

2.问题分析

(1)服务供给存漏洞,服务质量有待优化。一是资金供给不足。基层民生服务需要资金的支持,但在现实工作中,基层服务供给面临政府财政支持、项目整合的扶持资金相对有限,企业参与、社会组织投入、个人赞助等社会力量参与严重不足,引发资金不足的问题。二是服务形式主义。基层服务仍存在形式主义,常出现民生服务“重布置轻落实”“口号多行动少”“假积极虚落实”等情况,难以有效解决贫困群体、弱势群体等特殊群体的细致需求,难以有效满足普通群众更高质量的生产生活需求,出现“一刀切”“统一化”的问题。

(2)法治思维不牢固,依法治理仍需夯实。一是行政人员执法能力不足。部分基层地区在政策执行的过程中思想僵化、管理粗暴,部分基层人员法律意识淡薄,依法贯彻落实不够,与法治理念和原则背道而驰,严重侵害政府形象,损害群众对于政府基层治理能力的信任。二是普通群众法治意识欠缺。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背景下,部分地区法治化建设薄弱,普法宣传开展不到位,广大基层群众学法、知法、遵法、守法的意识欠缺,难以凝聚基层法治力量。

(3)治理体系存短板,治理模式亟需升级。一是治理能力有待提升。基层在解决人民群众反馈的问题上,自身权利有限,可用资源匮乏,会出现权责不匹配,发现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足,组织协调和应急管理反应不及时,面对新问题、新矛盾处理方式欠佳等问题。二是治理模式单一化。基层治理离不开人民群众的密切配合、积极参与。当前的基层工作基本依赖基层干部和社区工作者,当地居民主动参与、建言献策的意愿较弱,自我教育、自我管理和自我服务的积极性不高、主动性不强,这种片面依靠政府力量动员推动、群众自治协同不足的治理模式,难以应对突发事件和紧急风险,甚至可能诱发社会的不稳定性和秩序坍塌的风险性。

           

3.对策分析

(1)优化服务供给,提升服务质量。一方面,加大资金投入。在各地政府加大基层建设资金投入的基础上,拓宽筹集资金渠道,引导企业参与、社会组织投入、个人赞助等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筹资。同时,基层治理工作也要积极探索花小钱、办大事的有益途径,把每一分钱花在刀刃上。另一方面,精细化提供服务。破除形式主义,整合基层资源,持续优化公共资源布局和建设,完善公共服务供给方式,不断下沉教育、医疗、养老、文化等公共服务,引导优质公共服务资源逐步向城乡结合部和边远农村地区倾斜,向贫困群体、弱势群体提供更加精细、多元、优质的公共服务,不断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2)培养法治思维,提升法治素养。法令行则国治,法令弛则国乱。法治思维的培养与巩固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准则,更是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基层治理也需要依靠法治力量。一是提高行政人员执法能力。加快健全完善基层治理相关政策法规,加大执法人员培训力度,打造法治型基层工作队伍,提升行政机关执法能力,以法治思维指导问题解决和矛盾化解,用法治方式保障平安建设和维护稳定。二是提高群众法治素养。创新基层民众法律培训方式,积极利用新媒体等媒介,